知己写作作文网$zbp->name

无计消除(散文)

2019.8.13

这一时刻的北方,想来同样是众蝉喧哗,热浪汹汹涌涌。

下了那么多时日的雨,心中有了些些惊怖与忧悸,不止一次地在电话上致候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虽然在雨中浸泡了太久,他们倒不约而同地反过来安慰我,只说一切都好。

可是乡愁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一经释放,便一发不可收拾,容不得搪塞放置,且像一枚刚刚擦亮的火柴,瞬间燃爆,转眼即成燎原之势。便有了凭栏北望。便有了夜不能寐。便有了徘徊复徘徊的朝朝及暮暮。

常常想那片天空下的池塘都碧了没有,是不是藤茎们又都在矮墙上肆意游走,枣子又生了多少,还有街灯斑驳下人声鼎沸的大排档,焦嫩的肉串和冰爽的啤酒。反正曾经耳鬓厮磨间看似寻常无比的一切,到了离乡背井,忽然皆变得靓丽无比,而且最经得起游子的咀嚼,能够生出一种玉馔珍馐的滋味,久久不能拭去。

在故乡,尽管同样是酷暑难耐,也同样教人每每大汗淋漓,然而,在一昼一夜的熬煎之中,总有子夜之后黎明之前的稍许歇息。亦不知起于青冥何处的一缕委婉轻风,飒飒爽爽地弥漫开来,从树梢,从桥头,从空旷的街市,从迷离的窗口,仿佛踮起脚尖的仙子,媚行烟视,挥一挥衣袖,清凉了无数个幽梦,使夜色更酣,浅笑更甜。

怀念故乡,便是怀念再不能一掬的那个地方的所有所有。哪怕是水岸边的声声蛙鸣,哪怕是巷陌里的阵阵犬吠,哪怕是老人的轻咳,哪怕是小儿的淘气,反正相干的不相干的一切,尽变成了此刻的柔肠百结,如果来篡改一句名言的话,可以叫作“不远走天涯者,不足语乡情”。

直到此时此地才深深理解了鲁迅先生《朝花夕拾》的初衷,才会更加亲近他的百草园,他的赤练蛇,他的鲁镇,社戏,乌蓬船。也才第一次对于那些近乡情怯跪泣黄土的老人们有了不约而同的感念,“少小离乡老大回,乡音难改鬓毛衰”,一腔的激流洪水,又有什么力量可以来抑止?离离原草,岁岁枯荣,野火烧尽,春风又生。

乡愁似一方毒剂,无术可解,无药可医。灯光绵缠里,屡屡在口中默念诗人余光中的那些滚烫的句子,“後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头”。更屡屡摊一笺素纸,整个下午整个下午描摹洛夫老人的《血的再版》——而我的离骚/则以亚热带的湿疹与孤寂写成/癣一般顽固/无边无际扩张的乡愁写成/是青青的芰荷而无根/是多手的荇藻而抓不到泥土……有一些梗,有一些涩,有一丝丝若无若有的撕痛,似乎一颗心被瓜分开来,想要愈合,却没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希望。

我是这个南方城市最熟悉的陌生人。每天都会与这个城市的所有人一样,匆匆地早餐,匆匆地赶公交,匆匆到职场迎逢,待到夕阳西下,拖着满身的疲惫而归,然后是超市,是菜市街,是空空陋室里的无语嗫嚅。冲凉,洗衣,久坐,凝伫,谁也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明天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将又登上一只驶向哪里的航船。哪还会着意花落花开,红尘紫陌,月光下的葡萄园。

对于一个行走多年的旅人而言,安有不知“梁园虽好,非久恋之乡”的道理,何况寄食罢了,这个城市永远不会属于我,我也永远不会属于这个城市。只不过是一场风华渐敛的相遇,虽似久别重逢,也仅仅是“似”,当树叶飘向大地,它如何会晓得哪里是它的落点,又如何会晓得离别聚散,梦深梦浅。

之后,也许依旧是无尽的漂泊,也许会握一纸票根,偶尔登上归去的站台,然而,当流浪变成一种习惯,便如同在心田上撒下一捧种籽,它们伸枝结果,再也不会停止。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此情已深种,无计可消除。


无计消除(散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