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写作作文网$zbp->name

我的半生缘

99. 当我悄悄地溜出房间,与金姬告别的那一瞬间,心中似有某种不舍,两腿之间更是蠢蠢欲动,欲罢不能。但最终的告别,留给我的却是一种伤疼,就象你抚摸一件宝贝,突然手却扎上了一根木刺,疼得浑身一激灵,但那根木刺你又看不见,只有你触碰时才感到隐隐作痛!

凌晨回到家时,天边已泛起了鱼肚白,东方欲晓,轻轻地摸上床时,妻子莫愁还在睡梦中,忍不住轻抚妻子的胴体,感觉是那么性奋,轻轻退去莫愁的内衣,“老二”更是迫不及待,冲锋号一吹响,就闪电般跃出战壕,冲将出去……这回“老二”是完全释放了,想象也是,被金姬招呼了一晚上,膨胀了好几次,子弹也没有击发,闷在枪镗里,好憋屈嘛!

一阵巫山云雨,不,暴风骤雨,妻子温柔地躺在我的怀里,脸上洋溢着性福的笑容。

我的半生缘

“一晚上都不回,我好担心啊”妻子在我耳边喃喃说道。

“还不是满天喝酒,我都喝醉了,在那睡了一觉。”当然,偶遇金姬的一段绝对不能说唦,谁会相信呢?我估计妻子也绝对不相信,女人嘛,谁相信猫不会偷腥呢!

“那地方鱼龙混杂,今后,还是少去那些地方的好。”你看,你看,妻子还是心存芥蒂。

“好的,好的,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其实,我还是愿意相信你,但那地方确实不好,几个男人能经得起那诱惑呢?”

“嘿嘿,你说的当然对,要讲诱惑,还是我老婆的诱惑最大。”

说罢,又和莫愁在床上翻滚起来……

…………

与莫愁的结合,其实也是一场艳遇。

话说那年与水蜜桃已进入热恋,但她临近毕业时,我却因工作关系在海南工作了三个月,再回学校时,她已不见综迹,找到她的工作单位时,是一处工地,工地负责人告诉我,水蜜桃请了长假,她好象生了大病,去老家了,她老家在什么地方呢?让我想想,嗯,嗯,好象是四川的,具体在哪,真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她去哪,到哪儿去找她呢?我的爱恋怎么就这样把人弄丢了呢?我心情极糟,无精打彩,座在回来的公交上,蒙头蒙脑扒在座位上。

“同志,这儿有人吗?”,一个女声在耳旁响起。

“没人”,我回了一声,头也没抬。

当公汽一路摇晃着前行时,我不经意地歪靠在座位上,抬眼看了一眼我的“邻座”,妈呀!还真是一位美女:齐耳的短发,流行叫什么来着,啊,啊,想起来了,叫“包菜头”,显得特别精神,圆圆的眼睛炯炯有神,樱桃嘴,尖挺的鼻梁,五官搭配精致,挺胸收腹,虽然坐在那儿看不出身高,单凭本人的经验也是标准身材。穿一件印花白色短上衣,整个人显得特别干练,精神!一不小心,就多看了美女几眼,可心里还一直想着我的水蜜桃嘛,她一头爆炸式的长发齐腰,也是一种美,与“包菜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来美的方式不一样——各有各的特色!

“请问一下,武汉建校在什么位置你知道吗?”“包菜头”转过脸问了我一句,我竟心跳加快,脸也有点菲红。

“你是去武汉建校上学还是找人?我就是武汉建校的。”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我是来武汉建校旁边的技术中心上班的。”

“真的吗,真的吗!,那我们以后还是同事呢。”

“你不说你是武汉建校的吗?怎么又是你的同事了呢?”“包菜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那分明是一种不信任——哼,哼!,跟我套近乎!

“我是一个特例,我的编制在技术中心,但学校要我去上课,所以我两边都熟。”

“原来是这样”“包菜头”一下释然了,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那你今天是来报到吗?我看你也没带什么行李嘛!”

我的半生缘

“其实我也不是来正式上班的,我听说技术中心要人,我过来看看,找领导谈谈,了解一下情况,再作决定,双向选择呗!”

“噢,这样,还没决定来啊”

“是要了解一下再作决定唦,噢?还忘了问你贵姓。”“包菜头”向我这边移了移,满面春风地看着我。

“我叫王林,你呢”

“我叫莫愁,我应该称你王老师,还是王工呢?”

“都行,就叫王林好了”。但我心里还是激起了绮涟,弄丢了“水蜜桃”,来了一个“包菜头”,情绪特别低落时,她的名字叫“莫愁”,这是上帝的安排吗?派个“包菜头”来安抚我的心情?

“王林,那你跟我讲讲技术中心的基本情况”,“包菜头”也没注意我情绪的变化,她一门心事在打听技术中心的事。

我就把技术中心的组织结构,科室情况,人员组成,工作性质,工资待遇通通讲了一遍,当然进行了一翻美化,其作用只有一个——有个美女同事,干活也不累嘛!

莫愁大大方方找技术中心的领导谈了话,双向选择的结果是“包菜头”落户技术中心,当然,她的选择,跟我的“忽悠”有一定关连。

连续找了好几次水蜜桃,都是“无息而终”,这天坐在收发室闲聊时,偶然看到好几封我写给水蜜桃的信,问收发员,他说是信是里面箱子里拿出来的,就摆在桌子上,看有人收不。妈呀,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水蜜桃一直没有收到我的信,估计产生误会了,妈的!这是怎么搞的嘛!一股无名怒火还不知往哪儿发!

过了段难熬的时段,这天乘学校的便车去武昌时,一上车,“包菜头”怎么坐在车上呢?

“王林,你也去武昌?”“包菜头”主动跟我打招呼。

“是呀,你去武昌逛商店?”

“哪有哪个命啊,我去深圳出长差,估计要一年半载的”

“深圳好哇,要是去深圳,我正想去呢,领导总是不批,每次都把我发配海南。”

“都是工地,还不是差不多的?”

“那差别可大了,我跟你换行不?”

“没法换,海南那边是你设计的,你不去谁去?”“包菜头”微微一笑,双手一摊,一副调皮可爱的神态。

车到火车站,邦“包菜头”拿了行李,送她上车吧,一个女孩子,只身前往深圳,还有一堆行李,已经够难为她了!

把行李放好后,我就下车了,“包菜头”却随身下了车。

“王林,谢谢你”,“包菜头”满面春风。

“不必客气,我们是同事嘛,这边有什么事需要我邦忙办的,来信哈”

“好的,好的”

“快上车吧,等下火车开了”

“再见”

“再见,一路顺风!”

当列车徐徐驶出车站时,“包菜头”还在不停地向我挥手,美丽的身形越来越模糊,可脑袋里的记录却越来越清新……

(99)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