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写作作文网$zbp->name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头条故事会#

一晃有一个多星期没有更新内容了,心里着急。有太多的事要做,荒芜了自媒体这块宝地。任何收获都离不开辛勤耕耘。人生就是因奔忙才充实。我感触最切的,就是匆匆的奔忙。奔忙中,想起我多年前写过的一段习作,聊以搪塞内容的更新吧!

三十多年了,一切今非昔比,那时候人们的生活条件远不比现在。唯有匆忙的心境,与匆匆流逝的岁月如昔。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三十多年前,凭着赖于糊口的小手艺,我离开了贫瘠的故土,奔波到千里之外的这个小城,似一叶浮萍,身无定居。

漂泊中,竟获得了一份爱情,成了家。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与妻子相依为命,惨淡经营,省吃俭用。几经周折,租下了一间邻街的小屋,从此,也算有了一个赖以栖身的港弯。迫于生计,整天匆忙的节奏就如同这条街上来往行人匆匆的脚步。

妻子对我很好,因此,更使我不愿回忆那段常常想起的往事: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得到一个女子纯真的温情。她不顾家庭的极力反对,执意对我那份一往情深的爱,竟使我不敢相信是真。因为我始终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完美。果然……

转眼,我来到这个小城已经三年有余了。这个小屋,也便成了我与妻子生活的天地,隔着玻璃小窗,偶尔看看外边这条狭窄拥挤的小街,凭此了解一点外边的世界。

屋里很暗,那天外边阴着天,雾罩罩的,似乎飘着箩面细雨。也是正吃午饭的时候,一个卖馒头的车子翻了,好在馒头筐上蒙着东西,馒头滚落出来的不多。

小贩扶起车子,了草地收拾了收拾便匆忙推车离去了。也许是怕顾客知道他翻过车子,怀疑他所卖的东西里有从地上拣回的掺在里边而影响生意。

一个携小孩的少妇从来往行人的脚下拣起一个滚落的馒头,剥去粘上的泥土,递给孩子吃。又拣一个,剥了剥,便自己吃。

她把孩子放下,从拎着的包裹中取出一块毛巾,把又拣起的馒头往里包起……情形很显得可怜。那个时候生活条件虽不比现在,但掉落在街的馒头也很少有人如此珍惜。

少妇的脸转到了这边,正好一抬头,无意中我吃惊地看清了她的脸……

是她!竟然是她!

突然的相遇让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现实。恰似梦中!

在一旁正吃午饭的妻子也看见了这一情景,同情之色现于脸上。我对妻子说:“这个女人我认识,她一定饿坏了,我给她送碗面条过去……”妻子点点头。

我端着面条出来,走到她面前,她正一手扯着孩子的手,一手拣地上的馒头。我看看小孩的脸,很熟很熟,眉眼就象儿时照片上的我。

我惊呆了。她……脑袋已经晕旋的我强作镇静,“给,先吃碗面条吧!”我极力用很淡、很平静的口气说了一句。

她一抬头,猛地看见了我,也惊呆了,是惊喜。她怔怔地望着我。

“还不凉,快吃吧!”我说。

她接过碗,我接过她手中孩子的手。她蹲下身要喂孩子……

“你先吃!”我说。她便吃了一口,吃得那么香甜。

在我的记忆中,她对我只有依从,总是有苦自己吃,把甜让给我。她对我的温柔,让我余心不忍。

她吃了一口,便又来喂孩子。没有言语,却很安心自然。我看得出,在她的心目中,我依然是她最安全的依靠。

“三年前,我给你写信,也没给我回信?”我说。

见我问她,她停住了手,说:“我半个月前刚见到了你的信,便立刻赶来找你了……终于还是见了你!”她望着我的目光依然流露着从前看我时的那种欣赏、那种崇敬、那种温柔、那种幸福。说完,又蹲下身喂孩子。

此时她望着孩子的眼神中,充满了慈爱与幸福;但她此时憔悴的面容,已掩淡了从前的细嫩和白净。

“你父母找到我,说你要结婚了,不许我再见你。我出来后,还是忍不住给你写了封信……你一直你没回信……”我说,“我以为……我已经结婚了,她对我很好,我们生活的还好……她就在里边”我指了指小屋,“你到屋里来坐吧……”

她望着我,定格在那,毫无表情。

“不了!”许久,她才喃喃地说,“那我不该来了……那我就走了……”

一种尴尬、一种无奈、一种欠疚、一种怜惜拌着许多疑问同时涌上我心头。我表达不出当时的心情……她现在如何生活?她怎么半月前才刚见到我三年前给她的信?她如何抱着孩子——我的孩子——赶到这个小城?……她一定找得我很苦很苦,一定过的很苦很苦……

一种负罪感在煎熬我的心。呆怔了半天,我才想起什么,猛抬头却不见了她母子的身影,朝着她走的方向望去,只有人流匆匆,奔忙湍流……低头发现,半碗面条,已在我手里。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匆匆人流,匆匆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