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写作作文网$zbp->name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注:翻出多年以前在朋友诗歌专版上发表的评论,主要有两个意图,一是唤醒自己沉睡多年的语言文字能力,二是反思自己多年以来走的弯路,多年来,自己抛弃所长,差一点混入世俗大众平庸。平凡不可怕,平庸就可怕了。内心如果没有一种追求,那和工业文明中一个零部件有何区别。所以,我一定要挺住自己的追求,就算“莲之爱,同予者何人”,也无所畏惧。令我畏惧的是,再多年以后,世上又多了一个行色匆匆的毫无个性的物化的“人”。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向内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这世界拥有太多虚假艳丽的激情,在工业文明的搅动下,生命气息越来越浑浊。在物质与精神的简单较量的,精神往往溃败,因为缺少一种向内的真实。华晓斌在诗中下决心忽略感性的种种诱惑,使自己步入清远之境。

读他的诗,恍若进入一种封闭虚静的状态。

为了寻找一种精神运动的纯粹形式,寻找一种语言表达、呈现生存状态的最高形式,他自觉地把自己逼入黑夜,使灵魂处于冥想状态。“摒弃对陌生夜晚的恐惧/——/二十年前的誓言/俯卧在月光的上部/在一条岸上/单有我攀援的手/已经不够”。这时,他已经开始把自己关锁一隅,守住绝对的孤独与寂寞,拒绝外面的喧嚣,让灵魂沉睡而醒来,进行秘密的低语。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可以这样说,华晓斌已进入了本质意义上的写作,一直向内,接近诗的本体。因为他的诗就如“在夜晚空虚的住所/执灯照亮所有的沉睡”。在被灯照亮的澄明境界中,在无限的等待与祈盼中,上帝的箴言透过浮嚣的人世直入肺腑。“纯洁光明的羽翅/正掩饰着伤口渗出的血渍/风暴里的一次栖息/是我终生难以跨越的问题”。如果拒绝了冥想,就永远无法成为一真正的运思者,精神漫游者,就永远无法抵达向内的真实。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用手/触摸内心最不能触碰的隐秘/就有一把雪亮的刀子/在左右活动”,这里他撇开大众的语言,退回到个人的精神生活,找到个人语言的表达过程,同时也是摒弃世俗缠绕而进入本质与意义的寻找过程。“将我深沉的苦难/托举到烛尖/而更多血液的成份/正自倾斜的世界中返回血肉/站成骨头或诗歌”。由于华晓斌在雪季中形式上的追求,使得他的诗超出地面的平庸经验,而腾越于超验的大苍穹之中。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冥想之外,花红柳绿的世界在作频频的招引。也许,在人声鼎沸热情高涨的地方,可以排遣和遗忘掉一部分自我逼向苦难尝试所体验的感伤与凄苦,然而,他拒绝了一切的召引。

他在以寻找意义为旨归的语言状态中,对激荡活泼的生命暂不作解释,又自觉地进入了古典而神圣的文化和历史过程。

内向的真实——兼评华晓斌诗歌

于是,华晓斌一夜的冥想,在《李清照》一诗中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