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写作作文网$zbp->name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捡来岁月

据说印度人的信仰认为,人一出世,他一生的心跳次数、呼吸次数,都已经注定了。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想延长寿命,就只有延长呼吸的时间,使心跳脉搏都放慢。慢慢地吸气、慢慢地吐气,把每一次的呼吸,由几秒钟延长到十几秒钟,寿命的总和就增加数倍了。

我有一位老乡,对养气颇有功夫,他无论行坐动静,谈天饮食,都很自然地使呼吸放慢到每半分钟一次。看他瘦骨嶙峋,却是精力充沛、目光炯炯有神。与人相处,从不争长论短。平居闲适,喜欢作些打油诗遣兴。他自嘲是“熬油诗”,因为他说肚子里没有文采,却像一片板油,得慢慢儿把油熬出来。在台时,他常寄诗给我欣赏,读来并无油腻味,倒有一股粗茶淡饭的清香味。这也许就得力于他的慢呼吸功夫吧!

其实练功是一回事,养心养气是另一回事。若是性急如火,多忧多虑,一颗心安不下来,呼吸自然也慢不下来了。我自己就常常有此体认,深知要放慢呼吸,从容不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只求勉力为之。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相传曹操也想祈求长生,他去访陇西深山中一位号“青牛道士”的高人,请教养生之诀。青牛道士的回答是:“体须常劳,食须常少,减思虑,捐喜怒,除驱逐……”单是“减思虑、除驱逐”六个字,这位想统一天下、雄心勃勃的曹操,就自叹办不到。所以会有“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之叹。

其实青牛道士的话,听来原是很平易的,实行起来,却是太难。曹操做不到,常人又能有几个做得到呢?

生在这个匆忙的现代,好像每个人都在跟时间赛跑,而总是输给了时间。叹息着“一天又完了,好多事都来不及做”。其实即使一天有四十八小时,也还是来不及做。我每天一早醒来,总是想着今天又有多少事要做,生怕来不及,心理负担就不由得加重。却何不想想昨天已做完了几件,前天已做完了几件,而引以为慰。外子常笑我:“读的一些诗书都沉到水缸底去了。即使沉到水缸底,化为污泥,应当开出朵朵莲花来呀!”这是他有修养人的风凉话,我自叹弗如。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最近,我倒忽然逍遥起来了,只因今年是闰年,国历和农历的新年相距有整整两个月。在这一段“时差”中,一片“快乐圣诞”“快乐新年”的道贺声中,我就优哉游哉地放慢了节拍,等待着那个属于童年的、亲切温馨的农历年。好像这两个月是多出来的,白白捡来的。我的生命也好像延长了两个月,可以慢慢享受。

吴稚晖先生幽默地说自己的一生是“偷来人生”,其实这位大儒、大学问家,才是真正把握分秒时刻,阐扬了生命意义与光辉的。我这个庸人,却要在“时差”夹缝中偷懒,不是急急忙忙,就是晃晃悠悠。待农历新年一过,国历已是二月中旬,我又该着急一年已去掉六分之一了。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我常在大除夕时感叹:“一岁所余只此夕,明朝又是百年身。”虽叹息一年已过,总觉还有明天、明年,其实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有几个明天,几个明年。

如此一想,还是放慢节拍的好。想想一把琴的琴弦如果不拉紧至恰到好处,就奏不出美好的音乐来。但拉得太紧了,就会绷断。我根本不是个能奏得出美妙音乐的人,倒不如勉力把心弦放松,在注定了的呼吸次数与心跳次数中,把节拍放慢,时间延长,虽不能享受“捡来人生”,却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吧!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琦君:无妨把所有余年,视作是“捡来岁月”

选自琦君《青灯有味似儿时》

大陆抢先发售完整授权

作家出版社出版

相关文章